首页 > 学生作文 > 素材积累

有关团圆的优美段落

时间:2017-02-14 17:05:47

但是他已经把她搂在怀里了,……他搂住她,把她象一个孩子似的抱起来,让她在他的圈椅里坐下.然后跪在她面前。他吻她的双手、双脚;他急匆匆地,急匆匆地看他,似乎还不相信,她又和他团聚了,他又看到了她的模样,听见了她的声音——她,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娜塔莎:安娜·安德烈芙娜搂着她,一面嚎啕痛哭,让她的头贴在自己的胸前,一动不动地这样搂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的亲人!……我的生命!……我的欢乐!……老人断断续续地叫道,他抓住娜塔莎的双手,象情侣一样看着她苍白、憔悴、然而美丽的容貌,看着她那双闪耀着泪花的眼睛。“我的欢乐,我的孩子:”他一再说,接着又沉默了,怀着虔诚的狂喜看着她。“你们为什么,为什么告诉我,说她瘦了I”他面带性急的、孩子般的笑容对我们说,依然跪在地面前,“她瘦了,这不错,她面色有些苍白,但是你瞧,她有多么好看,比早先更漂亮了,是的,更漂亮了!”他补充道,精神上的痛苦,一种欢乐带来的痛苦,使他都说不出话来了,这种痛苦仿佛使他的心裂成了两半。“您站起来,爸爸,您站起来呀,”娜塔莎说,“我也想吻您!……”“啊,亲爱的,你听见了吗,你听见了吗,安努什卡,她这话说得多好啊。”他痉挛着拥抱了她。不,娜塔莎,我,我应当躺在你的脚下,一直躺到我的心听见你饶恕了我,因为我现在永远,永远也不配得到你的宽恕,我抛弃了你,我诅咒过你,你听见了吗,娜塔莎,我诅咒过你,——我居然会千出这种事来!……而你,你,娜塔莎:你能相信,我诅咒过你!你相信了——你是相信了!不该相信啊I你不该相信,简直不该相信,冷酷的小心肝!你为什么不来看我?你不是知道我会怎样接待你的吗!……啊,娜塔莎,你一定记得,我早先是多爱你呀,现在呢,这一段时期,我对你的爱比先前增加了一倍,增加了一千倍!我怀着满腔热血爱你,我巴不得把我的心血淋淋地掏出来,把它切成几块放在你的脚下!……啊,我的欢乐!”“那末您就吻我吧,您这个狠心的人,吻我的嘴,吻我的脸,象妈妈那样吻我吧,”娜塔莎用虚弱无力、充满欢乐之泪的声音叫道。

[]陀思妥耶夫斯基:《被欺凌与被侮辱的》第439440

 

他刚要登上台阶,门敞开了。一个紫糖脸儿、浓眉毛的女人,系着一块红头巾,穿着一件男人的斜领衬衫,站在那四四方方的黑门洞里,吃惊地望着他。看到格列勃的笑容,她眼睛里突然现出惊喜的光芒。“达绍克,宝贝!……亲爱的,啊!……,”他向她扑过去,热情激动,吁吁地喘着气。可是达莎却呆呆地站在门口台阶最上边一层,只惶惑地向格列勃挥了挥手,仿佛要挥开一个幻影似的,接着,涨红了脸,讷讷地小声说:“是你?……哦,格列——勃I……亲爱的!……”可是在她眼睛里,在那黑魑魑的深处,却突然观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神情。但是,赶到格列勃一搂住她,使劲吻着她的时候,她立刻就变得软弱无力,象失去了知觉似的不动了。“啊……你还活着,人很好,亲爱的……”她没有力气从他怀里挣开,象一个孩子似的讷讷地说,“哎呀,格列——勃:……你怎么会这样回来的……我一点都不知道……你打哪儿来的?……真是……叫人意想不到啊1”她笑着把头伏在他胸前。而他却一直紧搂着她,觉出她的心在跳,她的整个身子止不住地哆嗦着。他们放开了手,如醉如痴地望着对方的脸,望着对方的眼睛,笑了笑,然后又热烈地拥抱起来。格列勃象抱孩子一样地把她举了起来,想把她抱进屋里去,就象新婚时那样。但是达莎挣开了,带着调皮的薇笑,整理着她的衣服。“嗳哟,瞧你激动得这个样儿!……我也象疯了似的……”

[]革拉特珂夫:《水泥》第46

 

她从那小窗洞里伸出另一只胳膊来,把一只绣花的小鞋儿给那吉卜赛女郎看。那时天色已亮,看得清那鞋儿的样式和颜色了。“把这只鞋儿给我看,”吉卜赛女郎颤抖着说,“天哪,天哪!”同时,她用那只没有被抓住的手,急忙把她戴在脖子上的那个装有绿玻璃片的小袋子解开。“来,来!”居第尔咆哮道,“把你的鬼符拿出来I”忽然她自己住口了,全身发着抖,用一种发自肺腑深处的声音叫喊道:“我的女儿!”那吉卜赛女郎刚才从她的袋子里扯出一只小鞋来,和那另一只完全一模一样。这只鞋上还贴着一张羊皮纸,上面题着这样的句子:此鞋若成对,汝母抱汝臂。不到一个闪电的工夫,那女修士就把那两只鞋比较了一番,读了那羊皮纸上的句子,把她充满快乐和吉祥的光辉的脸孔凑到窗槛上,喊道:“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我的母亲广吉卜赛女郎回答道。

[]雨果:《巴黎圣母院》第621

 

在好久以前,他们中间大部分人就在这个站台上开始了长期的分离,而现在当火车停下来的时候,在这同一的站台上,在一阵热烈的、激动的拥抱之中,在接触到他们已经开始生疏了的身体的一瞬之间结束·了这一望穿秋水的苦恼。那个向朗贝尔飞奔过来的身影还没等他来得及看清楚就已经投入了他的怀抱。他伸开胳膊搂住了她,她的头紧紧地偎依着他,他所看到的只是那一头熟悉的头发,这时他禁不住热泪直淌,他不知道这是此时此刻的幸福之泪,还是长期来一直压抑着的痛苦之泪,不过他至少感到这些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使他无法核实,埋在他胸前的到底是他朝思暮想的那张脸,还是正相反,是一个陌生女人的·脸。这个疑团要等他以后再去弄清楚了。眼下他想表现得跟他周围的人一样,好象相信鼠疫可以来临,可以消逝,可是人儿却不会变心。

[]阿尔贝·加缪:《鼠疫》)

关注我们

友情链接: 百度 | 中国教育网 | 郑州中学生学习报社附属学校
  《中学生学习报》社有限公司 豫ICP备12027230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豫)字008号  

Top